栏目导航

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社区 >

演绎千秋风流——记西滩乡边麻掌村眉户戏团
发布时间:2021-10-08

  解放初,门源县兴起群众文化活动浪潮,西滩乡边麻掌村也不例外,在几位老曲把式的带动下,于1952年组织热心于唱戏的人成立了剧团。组建初期,剧团毫无资金来源,可这并没有影响大家唱戏的热情。缺服装,就收上布票买来布匹,自己缝制衣服,缺头面,村民们东家拼西家凑的用粮食、菜籽换钱购置。没乐器,罐头瓶去掉底,台湾建筑设计师吴正隆“登陆”记:寻找“桃花蒙上牛皮,绑上麻绳,以松木做柄、红柳木做弦,土法制作的弦子音色也不错。没有戏台,在砖头木板搭起来的戏台上,他们仍然能尽情演绎……

  自从有了这个传统,边麻掌村群众时时都沉浸在唱戏听戏的热烈氛围中,会唱的台上演,爱听的台下乐。每到农闲季节,边麻掌村的演员们放下农具、拿起乐器,脱下汗衫、穿上戏服,一个村庄连一个村庄,为乡亲们送戏送欢乐。即使每场演出的报酬也只有一条“红”、几包茯茶或几十块钱,可他们仍然热情高涨。演出前无需排练,只要导演一说出戏名,演员们马上就能进入角色,唱了多年的戏,唱词早已滚瓜烂熟,而乐师们也能很快就操起手中的琴、鼓、钹,开始他们的演奏。

  因为唱得好,在当时全县涌现出的许多剧团、演出队中很有名气,这里请那里叫,剧团的足迹踏遍了门源的上川下川、十里八村。老演员王统寿回忆说:“在演出内容上剧团坚持演唱有教育意义的传统古典戏剧,收效好。有一年寒冬腊月,天空飘着大雪,在阴田乡大沟脑村演出传统戏剧《窦娥冤》时,受剧情感染,唱戏的演员哭,看戏的群众哭,走在路上的妇女也哭,回到家后坐在炕头的老人们还哭,台上台下演员观众一片哭声,场面悲壮,有些平时不孝顺老人,夫妻感情不和的人更是痛哭流涕,感受颇深,这场戏的教育意义实在是太大了。”

  记者在与剧团总导演陈文明交谈中,他拿出了一个厚厚的纸袋子,原来,这里是老人从50岁便开始整理的戏本。陈文明虽然牙掉了、腿脚不灵便了无法登台表演,可他凭着记忆,硬是将自己一肚子的戏整理成了戏本,便于年轻人们学习。细看时,才发现戏本是拿薄薄的宣纸装订的,足有两指厚,早已起了毛边,颜色已发黄,剧情、人物,场次历历在目。老人工工整整的字迹中透出几分坚韧,对于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陈文明来说,他为此付出的心血谁能知晓。

  经过半个多世纪的起起落落,边麻掌村剧团已走过了三代,与陈文明同时代的老唱家大多已步入暮年,年龄最大的已七十多岁,最小的也五十多岁了,他们渐渐退出剧团。与此同时,年轻一代已成长、成熟起来,目前,剧团拥有24名年轻成员,叶春蔚、张发财、叶培和、张发旺……提起这些名字时,陈明文掩饰不住内心的自豪。经过多年的磨砺,他们四人已成长为剧团里的“全行”,生旦净丑、唱念坐打,对于他们来说,都不在话下。

  看着年轻人们抚琴高唱,12岁就跟着祖父学戏的陈文明更是欣慰,他说:“年轻一代越来越多,虽然都轮不到我唱,但我心里还是高兴,无论如何,村里听戏唱戏的老传统不能丢啊!”

  采访中,剧团副团长叶培和告诉记者,过去生活贫困、单调枯燥,大家渴望能有丰富的文化生活,现在生活水平越来越好,但由于底子薄,村里也拿不出钱来扶持剧团,但演员们知道村民们都在等着看戏,因此,每到农闲、每逢年节,哪怕自己掏钱,也要坚持义务为乡亲们送戏。他们全身心地为群众演出,增加剧目,艰苦排练,大家都纷纷表示“就是倒了自家的油缸也要先扶剧团的水缸。”如此一来,村民们闲了不喝酒、不打牌都来看戏,既活跃又节俭,还抵制低级习俗,更加地喜欢这个充满泥土气息的农民剧团。

  “剧团能生存、发展,陈文明团长立下了汗马功劳,陈团长今年70多岁,12岁就跟着爷爷学戏,是剧团最早的演员,担任团长后,一心扑在剧团上,他爱人1981年病逝,丢下了6子两女,当时最大的17岁,最小的才5岁,家庭担子全部落在他的肩上,又当爹、又当娘,大伙担心的是这下唱不成戏了,可是他硬是凭着自己的信念,克服自己的困难,把演员邀到自己家里,一边喝年茶,一边商量剧团唱戏的事,每年腊月排练,我们大家都涌在他家里,家就成了剧团的大本营,他就在大本营里调兵遣将。”演员张祥春发自内心地说。

  有剧团成员这样问陈文明:“您老了该操心操心孩子们的事了,戏再没唱头了吧?”但他针锋相对:“我有一肚子戏,我唱不下去了要带年轻人唱哩,孩子们的事和剧团的事都要操心,我要两手抓,两手都要硬。”真是为剧团的事煞干了心血。

  眉户戏演出剧目除了《柜中缘》《铡美案》《杀狗劝妻》等传统的经典古装戏外,他们还自编了《赞海北》《兄妹开荒》《老来难》等现代戏,在保持传统的同时做到了创新与发展。作为一种充满泥土气息的艺术品种,眉户戏折射出的是门源人热爱家乡、热爱生活的朴素追求。茶余饭后、劳作之余,这群憨厚的农人在简陋的舞台上轰轰烈烈地演绎着人生的悲喜大戏,这群朴实的农人在现实的生活中认认真真地编织着生活的苦辣酸甜。别小看了土台子上演绎的大戏,只要深入进去,就不难看出它发挥着净化、陶冶人们情操、开启人们美德的社会服务功能。

  眉户戏,这个起源于清代乾嘉时期的古老剧种在雪峰下的绿野存留,本身就是一个奇迹,这个奇迹的创造者恰恰是被一些城里人看作是没有文化、土里土气的老农民。对于他们生活就是舞台,舞台就是生活,老戏说古,新戏演今,古今一台戏,演尽了千秋沧桑风流。边麻掌这群会演戏的农民和他们的眉户戏,对生活他们赋予了艺术的因子,对艺术他们倾注了鲜活的生活气息。